当前位置:fptl.cn搞笑江湖传说
江湖传说
2022-06-11

江湖生涯炫丽多姿,快马轻裘,美酒佳人,吸引了多少热血少年。杨二公子家境富裕,无须为生计操劳,如果他留在家里,那么也会像大公子一样,成为一个吟诗作赋的文人骚客,但他却义无反顾地踏入了江湖。

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绝对算得上是江湖上的大事。当年五大高手华山论剑的故事,在江湖上传扬了几十年,即使上百年后,仍被人津津乐道。杨二的运气不错,刚踏入江湖不久就赶上了这么一件百年不遇的大事。

原来就在数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叫疯狂阎罗的魔头,此人无恶不作但却武功奇高,一些武林中的成名大侠有心除恶,但都铩羽而归,甚至连号称武功已臻化境的少林达摩院首座明道大师也死在了他的剑下。整个武林即将面临着一场浩劫。就在这时,已经隐居多年的武圣毅然出山,与疯狂阎罗约定,七月十五在泰山绝顶决一生死。

武圣在隐居前从来没有败过,所以才得到了这个武圣的称号,同样,疯狂阎罗在武圣隐居后也从来没败过。这当世两大高手之间的决斗自然是一件轰动江湖的大事,人人都想一睹为快,更何况这还是一场正义和邪恶之间的较量。

一进入七月,无数人便开始从四面八方向泰山汇集,这其中除了闯荡江湖的英雄豪杰,还有不少精明的商人。任何热闹的场面,商人都不会错过,尤其是两大高手对决,去观战的又都是一掷千金的江湖豪客,就更是他们赚钱的机会。不过最得利的还是泰山本地的商家。

望岳楼是泰安城里的一家酒楼,由于所处的地段并不怎么好,所以生意也一直有些清淡。可是进入七月以后,这里却是天天高朋满座,来得迟的还只能等前一拨人吃好了才能找到位子。然而江湖中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样那样的恩怨,以前或许天南海北的碰不上面,现在狭路相逢,就难免会有摩擦和冲突。这天,淮南帮和漕帮的人就在望岳楼干上了。这边要动刀子,宾客中立刻就走了小半。走的都是生意人,他们是来赚钱的,但他们也知道,如果受了误伤,那这一趟就成了亏本的买卖。留下的则都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都认为自己是英雄好汉,如果连这点风浪都唯恐避之不及,那以后还有何脸面再在江湖立足?杨二也自认为是江湖中人,所以他没有走,非但不走,还要装出一副悠闲的样子,从容地喝酒吃菜。

说话间,那边已经开打,酒楼上顿时桌翻椅倒,杯盘横飞,有一只杯子甚至擦着杨二的鼻尖飞了过去。杨二惊魂未定,却突然被人一把拉住离开了酒楼。等到了外面,杨二才看清,拉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邋遢老头,不由心中暗暗感激,但脸上却装作怒道:“老头,你为什么要拉我出来?”

老头嘻嘻一笑道:“后生家,我知道你很勇敢,也不怵这种场面,但你不是来看武圣和疯狂阎罗决斗的吗?看他们的打架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再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你看如何?”这一席话既恭维了杨二,又为他的离开是非之地作了体面的解释,使他听了很受用,不由高兴地道:“说得不错。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头却连连摇头道:“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名字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不说也罢。”这一下杨二更高兴了。他初入江湖,寂寂无名,在那些有名有号的江湖好汉面前,还真的有些自卑,现在遇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无名之辈,顿时便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他果然拉着老头另找了个地方,痛痛快快地喝了几杯。过后杨二才知道,望岳楼的冲突后来变成了一场混战,死伤了十几个人,而且死伤的多数都不是淮南帮和漕帮的人。

七月十五,晴,天空万里无云。杨二起了个大早就上山了。他是想等太阳出来前登上中天门,山上风大,这样就不会觉得太热,当然,去得早了,还能占个好的位置。但他却没想到,他去得还是迟了。等他到达十八盘时,这里早已是人满为患,上山的人只能挤挨着移动着脚步,即便是有轻功的人也丝毫不能施展。可见这场决斗有多么轰动,似乎是整个江湖的人都聚到了这里。

然而就在杨二即将到达南天门时,上面的人却回了下来。这时杨二才知道,原来武圣和疯狂阎罗的决战其实是七月十四,现在战斗早已结束,疯狂阎罗也已被武圣击毙。如此看来,他们二人是和整个江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就为了一睹这旷绝古今的一战,谁知却只是得到了一个结果。杨二起先也和很多人一样,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但他细细一想,武圣和疯狂阎罗这么做也实属无奈。试想有这么多人涌上山去,泰山绝顶人满为患,人声嘈杂,他们哪里还能专心决斗。高手对决,最忌的就是分心,你一分心,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分心的机会,因为你已经死了,更何况还可能伤及无辜。

尽管如此,杨二的心情还是有些失落。当世两大高手决战,他总算也躬逢盛会了,但以后他的孩子问起这场对决时他该怎么说?难道说他千里迢迢赶到泰山,就只是去十八盘上转了转,连武圣和疯狂阎罗的面都没见到?不过幸好他的失落不久就有了弥补。就在他离开泰山几天之后,就发现市集上已有人在卖一本小册子,写的正是武圣和疯狂阎罗在泰山绝顶的旷世一战。看来江湖中果然另有高人,虽然武圣和疯狂阎罗在决斗日期上来了个偷梁换柱,但还是被他们识破,不仅看到了这场决战,而且还写了出来,与广大的江湖同道分享。杨二如获至宝,赶紧买了一本,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册子上写道,七月十四凌晨,天朗气清,一碧万顷,泰山绝顶上面对面伫立着两条人影。那个一身黑色衣裤黑发黑髯的就是疯狂阎罗,而站在他对面的,一身白色胜雪,白发白须的便是武圣。他们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已化成了两尊石像,但就在他们身周一丈之内,野草却已渐渐枯黄,地上的小石块也在莫名其妙地暴裂,化成了齑粉。玉皇观有个小道士,不安心早课,悄悄地溜出来玩,看到山顶上两个人一动不动地站着,感到很好奇,就想过来看个究竟。但还没等他走到跟前,就感到身前的衣服一片片碎裂开来,像蝴蝶一样飞在了空中,连小鸡鸡都露了出来,吓得赶紧往回逃。

这就是摧人于无形之中的杀气。武圣和疯狂阎罗看似站着没动,其实战斗早已开始。这种比拼内力的较量也是最凶险的,内力稍弱的一方完全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等着内力枯竭而死。其实小道士过来的时候,武圣已经占了上风,疯狂阎罗的额头已经冒汗,但是武圣宅心仁厚,他怕伤了小道士,将内力稍稍收回了一些。疯狂阎罗又岂会错过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当即长啸一声,奋力往后一跃,脱出了武圣的内力范围。所以说,这一次是小道士救了疯狂阎罗一命。

然而只要不是实打实地比拼内力,内力稍弱的一方就并不一定会落败,他还可以用精妙的招式去弥补。疯狂阎罗当然也不会就此服输,更何况他的内力较之武圣也只是稍逊而已。只听得一声龙吟,疯狂阎罗剑已出鞘。疯狂阎罗的武功出自于他偶然得到的一本武功秘籍。那本秘籍是二百年前一位武学奇才所著,里面记载的无一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上等精妙的武功,只是他修习的时日尚短,所以内力上才会比武圣稍逊,但若论招式的精妙,却已经无人能出其右,尤其是那套阎罗剑法,更是威力无穷。少林达摩院首座明道大师就是死在这套剑法之下。

只见剑影幢幢,铺天盖地,一时间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天地间只剩下了两种颜色,白色的是剑光,黑色的是剑影,武圣就像惊涛骇浪中的一只小船一样被团团围住。

再看武圣,果然像是风浪中的小船一样在一片密不透风的剑光剑影中随波逐流,但他却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看似凶险万分,却总能恰到好处地化险为夷。武圣施展的便是能将任何精妙招式化解于无形的太极。太极讲究的是四两拨千斤,无招胜有招,所以在这场战斗中武圣看似处于守势,但疯狂阎罗想要伤他,却也并非易事。

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阎罗剑法也一样。阎罗剑法虽然威力无比,却也颇耗费真气,经过这一轮猛攻,疯狂阎罗的真气已有些不继,他也觉得不能再拖了,终于使出了剑法中的绝招。这一绝招有一个很长的名称,叫“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人到五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阎王拘命,所以这一招必杀,无解。武圣也解不了这一招,他也没有去解。他的身子突然飞了起来,而且在空中一个转折,就在长剑即将及身的一刹那藏身到了一堵石壁的后面。只听得霹雳似地一声大响,这堵巍然屹立了几百万年的巨大石壁轰然坍塌,而武圣也就在这一片砂石迸飞中出剑,一下就击中了疯狂阎罗。

疯狂阎罗死了。武圣却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挖了个坑将他埋了,甚至还洒了几滴英雄泪。其实决斗时一出手,武圣就看出疯狂阎罗的武功出自二百年前的那本武功秘籍。他知道修习那本秘籍上的武功,虽然能快速成为一名绝顶高手,但心志也会变得疯狂。如此看来,疯狂阎罗其实也是个受害者。

看到这里,杨二禁不住热血沸腾,既为武圣的绝世身手和悲悯心肠,同样也为疯狂阎罗击节赞叹。没有疯狂阎罗这么强大的对手,又如何能衬托出武圣傲视天下的绝顶武功?又如何能成就这一段精彩绝伦的传奇?杨二突然有了一个抑止不住的冲动,想把这个传奇说给别人听,让大家都来分享。他拉住一个人,也不管是谁,激情地讲述起来。可是这个人好像并不感兴趣,只听了两句就翻翻白眼走了。杨二不甘心,又拉住了一个人,这回那个人倒是有了反应,但他却是指了指对面,要杨二自己过去。杨二走到对面一看,原来是个茶馆,里面有个说书人正在绘声绘色地说书,说的居然就是武圣和疯狂阎罗泰山绝顶的这场决战。杨二这才知道,这一战早已风靡江湖,也难怪没人要听他的了。

杨二垂头丧气地从茶馆出来,却正好看到从望岳楼把他拉出来的那个邋遢老头匆匆走过,不禁大喜过望。他知道这老头喜欢喝酒,尤其喜欢喝别人请的酒,他只要请他喝酒,他总不能不听他讲述了吧。他紧走几步拉住老头道:“前辈,我们又碰上了,这或许就是缘份吧?既然如此,我再请你喝几杯如何?”

老头似乎有什么事,神色中显出了一丝为难,但最终还是挡不住美酒的诱惑,被杨二拉进了一家酒楼。杨二点了酒菜,就开始给老头讲了起来。老头听了几句,嘲笑地瞪着杨二道:“你怎么也相信说书人讲的故事?”

杨二一愣,不服气地道:“这怎么会是故事呢?你想想,武圣和疯狂阎罗都是当世的绝顶高手,他们之间的对决必定惊心动魄。所以我相信,这本小册子里的内容都是真的,是有人目睹了这场决斗后写出来的。”

老头道:“可是我所听到的情况却和你说的不一样。”

杨二道:“哦,你听到的是什么?”

老头道:“我所知道的是,这场决战其实并没有发生,因为他们还没开始打,武圣就偷袭得手,一剑把疯狂阎罗杀了。”

杨二叫道:“这不可能!武圣乃堂堂一代宗师,他是那种暗使偷袭的人吗?那岂不是会被天下英雄所嗤笑?”

老头道:“那有什么好嗤笑的?武圣这一趟又不是比武较技,而是降魔除恶,重要的是达到目的,又何必在乎手段。再说当时疯狂阎罗也正想偷袭武圣,只不过是武圣快了这么一刹那而已。”对于老头的这一说法,杨二是打死也不会认同的。他正想继续反驳,外面突然有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大英雄,大英雄你别走。”

杨二不知道大英雄是谁。老头却慌乱地道:“不好,大美人找来了,我得赶紧走了。”他匆匆离席,临走也没忘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杨二不禁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么一个邋遢老头还有个这么响亮的名号。那么,那位被称为大美人的又是怎样的一号人物?这时,大美人已经进了酒楼。杨二一看,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这个所谓的大美人,却是一个干瘪枯槁还缺了两颗门牙的老太婆,他这才知道,老头和老太是在互相开着玩笑。老太走到杨二面前道:“武圣呢?”

杨二愕然地道:“武圣?什么武圣?”

老太道:“武圣刚才还和你在一起喝酒,你敢说你不知道?”杨二大吃一惊,那个邋遢老头竟然就是武圣?但一转念,想到老太还是在开玩笑,不禁笑道:“婆婆,你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吧。”

老太却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愠道:“什么玩笑?我上官九娘从来都不开玩笑。”这时,杨二突然想起,在有关武圣的传说中,确实有一个叫上官九娘的女子,两人之间还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他这才知道,那个老头确实就是武圣。那么他所说的用偷袭杀死疯狂阎罗的话当然也是真的,而小册子上写的和说书人讲的都他妈的是胡扯。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写小册子的人和说书人也都是生意人,因为他们也是为了赚钱,武圣和疯狂阎罗的决战给了他们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他们又怎么肯错过。

至于武圣为什么会见了上官九娘就跑,要不了多久,一定又会有另一个江湖传说出现。不过杨二已经心灰意冷,再也没兴趣关心江湖上的事了。

(责编/方红艳 )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